广告位
首页 “阴阳”唐唯实

“阴阳”唐唯实

2013年,唐唯实(Carlos Tavares)公开承认他想领导一家美国大型汽车制造商,两周后,这位雷诺汽车的二号高管就离职了。五个月后,他开始掌管濒临破产的PSA集团。在扭亏为…

2013年,唐唯实(Carlos Tavares)公开承认他想领导一家美国大型汽车制造商,两周后,这位雷诺汽车的二号高管就离职了。五个月后,他开始掌管濒临破产的PSA集团。在扭亏为盈后,唐唯实继续接近他的目标:整合PSA和FCA。最终,愿望实现。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履历非常光鲜的车企高管。如果把目光聚焦在中国市场,唐唯实可能不算一位合格的经理人。但是在全球市场上,他所做出的成绩绝对堪称优秀。

法国的政客评论他是一位伟大的行业领导者,这位纪律严明的高管,严格控制自己的饮食和睡眠,没有人在社交聚会或剧院里见过他。与他的前任老板卡洛斯·戈恩的“超级首席执行官”性格截然不同,他保持着近乎过分的低调,宁愿被视为机器中的一个齿轮。

“阴阳”唐唯实

同时,他是一位“沉迷于工作、要求严格、冷酷、快速、效率极高的武士”。并同样以此来要求公司员工,尊重效率和纪律,包括减少用餐时间,禁止纸质文件沟通。唐唯实曾表示,你必须创造条件,使价值链上的每个参与者都能充当领导者而不是追随者。

2020年,唐唯实的广泛成就得到了世界汽车奖的认可,来自24个国家的86名评审员将他评选为享有盛誉的世界汽车年度人物。该奖项表彰了他在PSA和FCA合并谈判、加强中国市场开发、引领电气化整合以及使品牌恢复盈利等方面取得的成就。

他对汽车充满热情,以至于他每个月都会花超过一个周末的时间驾驶单座赛车或老爷车车参加正式比赛。“他是一位真正的赛道车手,知道钛螺栓和铝螺栓之间的区别。”如今,他不仅拥有自己的赛车队,还拥有多个赛事的冠军记录。

唐唯实是一个很少谈论自己的人,他更喜欢讨论数字、策略和汽车。并且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位彻彻底底的商人。而他的性格、他的才能、他的谋略和胆识,注定要为未来的一些事埋下伏笔。

会计的全球加减法

当你掌管14个法国、意大利和美国汽车品牌时,你必然具有全球战略眼光。有人说,如果汽车界有哪个经理人能够承担将法国汽车制造商和意大利、美国汽车制造商合并的复杂的跨大西洋工作,那一定非唐唯实莫属。

唐唯实有一套系统的方法来做出决策,以实现市场份额和盈利能力的目标。“我们会考虑所有的选择,”与唐唯实相识近三十年的好友透露,“他是一个以事实为基础的人,没有什么是非理性的,效率、敏捷性和团队合作是唐唯实定义的三个价值观。”

在PSA和FCA合并之后,他进行了一系列的措施梳理和执行。包括管理和提高工厂效率、专注于定价和资本配置、公平的成本削减、扩大先锋技术研发等等。如今,Stellantis集团在30个国家开展工业业务,拥有270,000名员工。

Stellantis集团拥有业内最大的产品组合之一,该投资组合中的一些品牌实现了盈利,而其他品牌,包括高端品牌阿尔法罗密欧、DS和蓝旗亚,则陷入困境。虽然通过废除实力较弱的品牌来削减投资组合似乎是谨慎的做法,但唐唯实决定给这些品牌一个为期10年的持续投资窗口,以证明自己。

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他解释说:“我明确的管理立场是,我们为每个品牌提供机会,在一位强有力的首席执行官的领导下,定义他们的愿景,制定路线图,并确保他们使用有价值的资产。”

具有成本意识的唐唯实以少花钱多办事为宗旨,他愿意做出不受欢迎的决定来扭转业绩不佳的企业。因此唐唯实扭转局势最重要的信条就是“利润文化、现金为王”,在实际执行中就是通过限制折扣来捍卫汽车价格的能力,换句话说就是“溢价能力”。

自PSA和FCA合并成立以来的两年里,Stellantis从合并前的“二线”汽车制造商转型为技术和移动领域的领导者,展现了其韧性。唐唯实还希望能够垂直整合到贷款领域,因此Stellantis正在北美建立一家全新的金融公司,改进其面向欧洲经销商的分销系统。

Stellantis集团正在努力兑现其“Dare Forward 2030”战略承诺,该战略于2022年3月推出,建立在三个基本支柱之上,旨在帮助公司实现到2030年净收入比2021年翻一番至3000亿欧元(3180亿美元)的目标。

2022年,尽管全球销量下降了2%,Stellantis的收入仍增长了18%,达到1790亿欧元(1900亿美元)。唐唯实表示,由于合并节省了70亿欧元(74亿美元),公司净利润飙升26%。作为欧洲第二大制造商,它的大部分利润来自美国。

美国市场的优异表现得益于强劲的净定价和销量增加,因此在北美以外复制这一成功模式是唐唯实面临的挑战之一,因为与Stellantis产品组合中的其他品牌一样,向电动化转型势在必行。对这些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公司进行转型,以适应电气化和中国市场的新时代,可能是另一个挑战。

大师的中国新战略

作为一名老练的赛车手,唐唯实掌握了急转弯的艺术。

面对中国车企在欧洲的扩张,唐唯实说,欧洲人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如果欧洲保持市场开放,必须直接与中国人作战。最终的结果是必须削减产能,并将工厂搬迁到更有利的地点。另一个选择是欧洲“再工业化”,恢复失去的产业和生产链。如果做到这一点,欧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需要不同的贸易政策。

前段时间,唐唯实还在欧洲对中国汽车疯狂叫嚣,要严格调查中国电动车。如而几天前就在杭州,他慌忙改口,称展开调查并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办法。

唐唯实花了两年时间才完全改变了他在中国的战略方针。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而Stellantis的市场份额甚至不到1%。他在2021年初就表示:“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在北美、南美和欧洲取得如此成功,而在中国却没有表现,这是不可想象的。”

2022年夏天,由于合资企业的持续亏损,号称汽车盈利之王的Stellantis终止了与广汽集团的合作。2023年10月下旬,Stellantis向其三十年的合作伙伴东风汽车出售位于武汉、成都和襄阳的特定土地使用权、建筑物和构筑物。

事到如今,唐唯实最终选择了另一条他认为是明智的道路:入股一家有前途的中国电动车公司,并利用其欧洲工厂帮助其征服世界。他看了几份文件,最终决定将目光投向的既不是2020年第一家在欧洲市场推出电动汽车的中国初创企业爱驰汽车,也不是蔚来汽车,也不是已经非常强大的巨头吉利和比亚迪。

这家由FCA和PSA合并而成的汽车集团押注零跑汽车。零跑汽车是一家年轻的初创企业,位于杭州市,这里因以商业巨头阿里巴巴而闻名。Stellantis以约15亿欧元收购了零跑汽车21.2%的股份,成为拥有2个董事会席位(共九个席位)的参考股东。

“阴阳”唐唯实

双方还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零跑国际,由Stellantis控股51%,该公司将拥有“在中国境外制造、出口和销售零跑汽车产品的独家权利”,外媒称,该公司的老板将由Stellantis任命。在现场新闻发布会上,唐唯实赞扬了零跑的“良好的财务管理”、“敏捷性”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盈利增长的强烈愿望”。

唐唯实现在所做的不仅仅是宣布中国汽车进入欧洲市场。它打算积极支持这一计划,将Stellantis在欧洲和世界各地的商业网络提供给新合作伙伴,并计划于2024年下半年进行首批交付。显然,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比欧洲制造商更具竞争力。

在中国车企对欧洲市场的攻势中,正如唐唯实强调的那样,我们可以从中国的这场攻势中受益,而不是成为受害者。这一转变表明他愿意采取务实的态度,以便更好地与比亚迪公司等中国冠军企业竞争。零跑汽车的技术及其对中国电动汽车供应链的深入了解将使Stellantis能够生产更便宜的电动汽车,而无需依赖欧盟的调查结果。

Stellantis与这家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合作类似于大众汽车7月与小鹏汽车达成的合作,但规模较小,股本约为5%。不过,唐唯实否认了零跑汽车交易可能会将Stellantis变成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试图占领欧洲市场的渠道的观点。

根据外媒的报道,唐唯实认为与大众汽车投资小鹏汽车不同,这笔交易的关键在于Stellantis将继续负责。唐唯实称,“我们不是特洛伊木马,因为我们控制着他们的出口业务。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支持可盈利的销售增长,这让一切变得不同。”

显然,签约完成后的唐唯实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有人说,燃油车时代,没落的西方车企被中国人收购后,技术被吸得个底朝天。那么,到了电动时代,任你发展,任你怎么宣传中国电动车天下第一,时间一到,西方车企也可以收了你,为我所用。

这就是场生意的轮回,谁也别说自己多牛。Stellantis开了个头,下一个是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电动汽车车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evcx.cn/3647/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