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人物 七年七人,上任8个月,陈思英终辞魏牌

七年七人,上任8个月,陈思英终辞魏牌

上任仅八个月,陈思英还是选择离开了长城。 陈思英工作牌(来源:陈思英微博) 10月13日晚,魏牌原CEO陈思英在微博发文,称其由于家庭原因将离开魏牌,并感谢魏牌团队所有人的付出和对…

上任仅八个月,陈思英还是选择离开了长城。

七年七人,上任8个月,陈思英终辞魏牌

陈思英工作牌(来源:陈思英微博)

10月13日晚,魏牌原CEO陈思英在微博发文,称其由于家庭原因将离开魏牌,并感谢魏牌团队所有人的付出和对他工作的支持。

七年七人,上任8个月,陈思英终辞魏牌

陈思英发文告别魏牌(来源:陈思英微博)

随后,长城汽车总裁穆峰、哈弗品牌执行副总经理乔心昱、坦克品牌CEO刘艳钊等人纷纷在评论区表达了对陈思英的感谢和祝福。

至此,长城魏牌成立七年,期间总共换了七位负责人,其中李瑞峰还曾两次担任魏牌CEO一职。如果仅从人事变动来看,作为长城高端化的代表品牌,魏牌的路似乎走得并不轻松。

上任八月离职 陈思英已经很拼了

今年2月份,原领克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陈思英加入长城,任职魏品牌CEO兼坦克品牌营销总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陈思英扎根汽车行业20多年,曾先后在南京菲亚特、南京名爵、上汽乘用车、北京汽车、吉利等多个汽车销售公司任职。2018年,陈思英成为观致汽车副总裁及销售公司总经理;2019年,陈思英加盟领克,担任领克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在陈思英任职领克期间,领克发展迅速,到2022年11月,领克已迎来第80万辆整车下线里程碑。

可以说,在品牌营销方面,陈思英的经验和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而长城之所以引入陈思英也正是看中了其这方面的能力。

彼时,魏牌面临着两大难题:销量下滑和投诉不断。数据显示,2022年魏牌累计销量3.64万台,较2021年的5.83万台下降了约37.5%。在销量表现逐渐下滑的同时,魏牌的投诉量却不少,去年10月份,有一轮对于魏牌玛奇朵DHT的集体投诉,其中投诉内容大多集中在销售端和服务端,还有部分投诉为车机卡顿、黑屏以及底盘异响等。

陈思英上任魏牌CEO后,魏牌总体销量较去年有所回升。长城汽车2023年9月产销快报显示,魏牌9月销量为2548辆,同比增长8.24%,今年累计销量32986辆,同比增长8.22%。

具体来看,27.38万元起售的魏牌蓝山上市5天后便拿下5千台大定订单,上市首个完整月销量达到5136台,目前累计销量已经超过2.4万;另外,预售价23.18万元的新摩卡7天订单突破一万。

纵向来看,魏牌的销量有所增长,但横向来看,魏牌的处境依旧艰难。魏牌蓝山定位新能源SUV,售价为27.8万元和30.88万元,而在同一车型、价格区间之中,魏牌蓝山需要面临的劲敌便有理想L7、问界新M7等多个车型,相较而言,蓝山的销量还是不够看。

另外,魏牌高山直接对标比亚迪腾势D9,而腾势D9在刚刚过去的9月份销量再次破万,连续9个月蝉联30万元以上豪华MPV市场销量冠军,这对高山而言压力不小。

不过,陈思英筹划已久的魏牌高山10月18日才正式上市,无论其最后销量如何都与陈思英本人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了。

七年七人 魏牌负责人来去如流水

实际上,陈思英在入职魏牌仅8个月便离开并不是偶然,在陈思英之前,魏牌的负责人已经换了6位。

七年七人,上任8个月,陈思英终辞魏牌

魏牌历任负责人(来源:盖世汽车整理)

2016年,长城汽车为了向高端化转型,魏建军便以自己的姓氏成立了一个子品牌,也就是WEY品牌,后改名为魏牌。

紧接着,在这一时期,长城各子品牌也相继成立,2018年,长城皮卡品牌独立,长城炮发布;2018年,长城成立新能源品牌欧拉;2020年底,长城沙龙项目开始筹备;2021年,坦克品牌独立。

至此,长城从之前的皮卡和SUV两条产品线逐步发展为六大子品牌。也就是在这一时期,长城开始大规模引进职业经理人,并且频繁变动各子品牌的相关负责人,其中高层人事变动最频繁的便是魏牌。

魏牌第一任CEO为严思,从2016年10月起任职,到2018年9月离职。严思离职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魏牌2018年的低销量所致。

实际上,魏牌开局还是很不错的。2017年6月,魏牌首款紧凑级SUV VV6上市,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长城又陆续推出了VV7、VV5,以及混动车型P8。

魏牌最辉煌的时期在2017年12月,月销量达到了21,349辆,实打实地成为了中国自主豪华SUV里的领军人物。彼时魏系列产品刚上市,凭借长城此前的口碑和独特的外观设计,魏牌销量迅速爬坡。

没想到时隔仅一年,魏牌便迅速滑下神坛。与2017年相比,魏牌2018年的月销量只剩下不足一万,年销量仅10万辆,与预期的25万辆相去甚远。其中的原因则包括消费者品牌信任感减低和营销不当等。

严思离职之后,柳燕入职长城,担任长城汽车专项副总裁兼魏牌营销总经理,全面负责魏牌的市场、销售、渠道及售后服务业务,成为了魏牌的主要负责人。不过,柳燕也在2019年12月离职,出任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

在加盟长城汽车前,柳燕曾前后在一汽-大众奥迪、沃尔沃等豪华品牌任职,在汽车行业拥有23年的丰富经验,其中在奥迪品牌任职13年期间,柳燕亲历了奥迪在中国的营销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

可以说,柳燕的加入一定程度上弥补了魏牌在营销方面的短板。不过,魏牌的销量并没有因此得到回升。据统计,魏牌2019年总销量仅为100,043辆,相比2018年的139,486辆下跌28.28%;2019年12月,魏牌仅售出9,394辆,相比2018年12月下跌19.89%。可以看到,魏牌的销量几乎是持续低迷,即使是营销出身的柳燕也无可奈何,只能选择离开。

而接替柳燕的下两任分别李瑞峰和胡树杰,李瑞峰在2019年12月出任魏牌CEO,于2020年7月离任,胡树杰于2020年7月接任魏牌CEO,2021年8月离任。李瑞峰和胡树杰二人属于老长城人了,但是二人在任职期间也并未改变魏牌现状。

2021年10月,余飞调任魏牌总经理,2021年年底,李瑞峰再次出任魏牌CEO,直到魏牌和坦克合并后,坦克CEO刘艳钊兼任魏牌CEO。2022年,魏牌也进行了全面的战略调整——放弃燃油车市场,全面进入高端智能新能源市场。 

今年以来,全球汽车行业一卷再卷,年初入职的陈思英可以说是挑起了魏牌全面进入高端智能新能源市场的大梁,期间表现也可圈可点,如今离去,魏牌下一任CEO又将从何而来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电动汽车车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evcx.cn/2026/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